以象徵航海主题的锚链为核心元素,爱马仕珠宝创意总监 Pierre Hardy打造展现充满当代结构姿态的全新高级珠宝系列。
  
  自2010年起,爱马仕以稳定地速度推出高级珠宝系列,由Pierre Hardy 主导设计,本次以链饰为题,结合不同材质与形式,打造出极具风格与鲜明态度的高级珠宝系列。好比将质地极为坚硬、不易镶嵌宝石的钛金属,与褐钻及玫瑰金结合,抢眼的大尺寸却能兼顾配戴时的舒适,成为珠宝应用技术上的重大突破。Hermès Voltige 则透过层叠精细的工艺技巧,展现了黄金链环与链条相扣的流畅感。爱马仕将於11月7日至15日间,於宝丽广塲一楼中庭展开为期九天的珠宝展,想一窥「流光链影」系列的珠宝迷们可得把握时间。
  
  M.C.:哪一件作品是你的最爱?
  
  P.H.:我不知道,这太难了!我试着让每一件作品带着最独特的个性。举例来说,Voltige 这件作品,我试着让它带有感性、柔软及流动的感觉。每一枚圆圈组成了链条,当你开始混合所有的线、圈、和形状时,它打破所有的过去经验。每一件作品都有不同的情绪,每一件作品也都尽可能地的表达不同的情绪。可能我会选 Adage这件作品,因为它非常地爱马仕,也和我个人的喜好很雷同。
  
  M.C.:你在 Grand Jeté 中使用了黑玉、粉红蛋白石与灰色珍珠等三种不同的宝石,能谈谈这样的选择组合吗?
  
  P.H.:我希望能够用非典型的方式表达女性气质。举例来说,黑色能和闪亮的钻石做对比,也能平衡粉红色的粉嫩。粉红蛋白石是一块很感性的宝石,它的颜色和质感圆润,比较不像其他宝石的高调,我很喜欢这三种宝石和玫瑰金的组合。
  
  M.C.:半宝石成为在制作高级珠宝时很流行的一个原料,你对此现象有何想法?
  
  P.H.:这就和服装产业类似,谁说穿着晚礼服不能搭配球鞋呢?我认为这是属於当代的摩登性。你必须要尊重原料,将它们结合在一起时,如何创造全新的感觉。这就像充满实验性的游戏,所以没关系啊,这就是设计师的自由创造。
  
  M.C.:你的设计哲学是?和你在设计鞋子与珠宝时的心态和理念相同吗?
  
  P.H.:你知道尚.考克多(Jean Cocteau)吗?他是一个法国四、五○年代的诗人作家。他说:「风格,是能用简单的话语去述说复杂的事物。」(Style is a Simple Way of Saying Complicated Things.)因此我认为设计师要让一切都很明确,让你的想法在转化成具体形象时,尽可能地清楚。
  
  M.C.:技术方面呢,在生产这系列时遇到的最大挑战?
  
  P.H.:大部分是重量和舒适度,好比 Fusion这件以缎面钛与玫瑰金镶褐钻的项链作品,为了要达成大份量的轮廓,初期我们打算使用较轻的钛金属制作,但要如何将钛金属处理得彷佛为黄金质感,同时兼具流动感,是非常大的挑战。
  
  M.C.:珠宝的世界里有两大要角:传统珠宝家(Jewelers)与服装品牌(Masions de Couture),而您如何定位 Hermès 的珠宝之路?
  
  P.H.:当你是个 Couture House,主要的领域、要处理的原料和沟通的媒介会是丝、蕾丝、雪纺、高级订制服装等,它很美也非常优雅,但你不会将这样的形象和爱马仕连结在一起:也许这个女人住在乡村、也许她是公司主管、不去舞会只为了当最美的女人一个小时。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思维,因为爱马仕不是这样的,但这不代表它不精致、不独特及奢华。但你必须找到另外一种方式去表达它。但回答你的问题,你提到珠宝世界里的两种类型,爱马仕的定位在哪吗?我觉得虽然听起来有点做作,但我们正在尝试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去打造我们的珠宝系列。
  
  M.C.:同时身处在时尚与珠宝产业,就你的意见,你认为时尚业需要缓缓脚步吗?
  
  P.H.:我觉得时尚会反应当代现象。对,产业体制很多元,比过去还更要复杂,我不是哲学家,所以我并没有立场去批判,但确实充满太多产品了;拿部分新生代的反应来举例,我觉得他们更挑剔,他们关注「东西哪里来?供应链的成本?之後会去哪?我们需要这些吗?」我觉得这就是新时代的思考方式。「我们真的需要吗?也许我们可以换种方式作,或者不这样作?」对於高级珠宝系列,我们非常谨慎地走每一步及作决定,我觉得这是一种新颖、年轻又积极的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