犯错之后,常在午夜梦回时身负罪恶感、陷入自责的轮回吗?这个甩不开的梦魇,到底该怎么解决?
  
  因犯错而心生罪恶感时,大概都会责备犯错的自己,而且,如果已经伤害对方,便会采取某种行为来补偿该痛苦。不过,若非恶意,而是一种失误,那么犯错的行为该受到严厉谴责吗?
  
  况且,你出於罪恶感而自责,不断做出补偿行为,甚至到了连对方都说:「够了够了,我原谅你啦。」的程度。一如之前介绍的,如果你不原谅自己,就会不断自责下去。
  
  获得对方的谅解,多少具有减轻罪恶感的效果,但不会彻底解决。如果「自责等於持续伤害自己」,即便对方已经原谅你,问题依然没有解决。因为,你一点都不幸福快乐。
  
  「原谅自己」比什么都重要。换句话说,「疗癒罪恶感」的意思,等同於「原谅自己」。
  
  心理师想对你说:
  
  即便获得原谅,如果你自己不接受,继续自责的情况就不会改变。原谅自己,才能疗癒罪恶感。
  
  接受、理解、原谅自己
  
  因寂寞而犯错,无法摆脱自责
  
  接下来介绍的案例,或许有人会觉得生气、无法理解,也或许有人会主张这样并没有错,我们心理谘商师很少去争论「对/错」,我们的目标是摆脱罪恶感,让人轻松一点。
  
  这一节,我要介绍一个很适合用来探讨「原谅」本质的案例。希望各位能够以「对事不对人」的概念来看待以下的案例。
  
  有一位离过婚的女子来找我晤谈。离婚原因是自己外遇,然后遭到老公责怪而引起的。询问之下,我才知道她的父母在她年幼时离异,她是由母亲独力扶养长大的。
  
  为了扶养她,母亲日以继夜地工作,也因此她常常一个人在家,觉得非常寂寞。
  
  二十岁那年,她和大她十岁的男友结婚,对方是个经常出差、工作忙碌的人。两人一直没有小孩,她下班后回家,都是独自过夜,即便向老公诉苦,也只得到「工作啊,哪有办法,你就忍耐忍耐吧」的回答,於是内心相当空虚。
  
  这时候,她遇见一位对自己很温柔的男人,很快就被吸引住,没多久便发生关系。但是,这个男人已有家室,她依然得独守空闺。这名女子对自己做过的事情、正在做的事情,皆怀有强烈的罪恶感。
  
  「我这个样子,有资格幸福快乐吗?」她问我。恐怕她已经问过自己好多遍了。
  
  「因为寂寞而外遇,不算是一种罪过吧。」我说。她做的事或许背叛了她先生,但我认为事属无奈,情有可原。换句话说,这是不得已的。
  
  她叹了一口气,说:「虽然我没办法立刻接受你这种说法,但不知为什么,我觉得整个心一下轻松了起来。」然后,我开始问她童年的事,了解她内心寂寞的原因。
  
  从情感角度来看,谅解情有可原的状况
  
  一个年幼的小朋友在夜里独自等待母亲回家,这是怎么样的心情呢?闪电打雷、狂风吹得窗户?吱?吱作响的时候,又是怎么度过的呢?虽然母亲已经把饭准备好了,但每天晚上一个人吃饭,那是什么样的味道呢?还有,一直殷殷期待母亲回家,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?
  
  这名女子长大结婚后,依然过着与童年时代一样的生活。搞不好在等待丈夫回家时,便会想起童年的寂寞。当然,大人的感受不会跟童年一样,但要是看到家人一起快快乐乐地走在路上,看到别人家中灯火明亮的模样,很可能会有一股胸口闷痛的感觉吧。这种时候,出现一个很体贴自己的人,就算明知不可,恐怕也无法抵抗吧。
  
  处理罪恶感时,我建议以「为何如此不得已?」的角度来看待。因为我们的内心世界没有法律、伦理,也没有社会人情世故,只是「有那样的情绪」而已。
  
  换句话说,不必用「对/错」、「好/坏」这个标准来判断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标准只存在於理性「思考」中,并不在我们的「情感」当中。这么一来,即便是被社会视为禁忌的事,我们也都能够「理解」才对。
  
  如果当成「会这么做都是情非得已」,你就不会自责了吧?
  
  不判断「好/坏」,去接纳与理解
  
  这种处理方式称为「接纳与理解」。平心接受她说的话(接纳),然后「理解」为何她不得不那样做,这种态度才能帮助她。
  
  这里的「理解」,不是理性的、逻辑性的理解,而是「感性」的理解。这点很重要。
  
  换句话说,你会认为,不论是谁,只要心理状态同这名女子一样,那么,即便理智上明知不可,还是会做出同样行为。这个「接纳与理解」,在探讨「宽恕」时非常重要。
  
  很多人会根据表面上的行为、态度,来判断其「好/坏」。但是,那样的行为背后,隐藏着不得已苦衷的情形并不少见。像这样,接受、理解自己做的事,才有可能原谅自己。
  
  心理师想对你说:
  
  以善恶、对错判断一件事,是属於思考层面。如果我们关注内心(情绪),就会看到「情非得已的苦衷」。只要能够理解该苦衷,就能「原谅」自己。